夏尽

夏至尽时 微博@陈落央Christine

番外·霍望

  当韩初晓闯进议事厅,和他说她知道陶云的下落时,霍望思绪有些恍惚,他都快忘掉她了。

  原来,还活着啊,没死掉真是太遗憾了。

  

  母后因为生他落下了病根,之后身子一直不好,对他反而不如对异母的皇兄亲近。父皇照拂母后的心情,无事也不会特别召见。反倒是母后身边的嬷嬷待他极好,每次都在母后面前极力替他说好话。

  他还小的时候,一个人跑去了御花园玩,瞧见父皇母后和皇兄在赏花,皇兄左手拉着父皇,右手拉着母后。他们宛如平常百姓一样,一家三口和乐融融,而他却只能偷偷躲在矮树后面,一脸羡慕地看着。

  他哭着跑回宫,嬷嬷把他搂在怀里,给他擦眼泪,把她刚听来的嬉皮话讲给他听逗他笑。

  一次,嬷嬷为了满足他的愿望,找人做了只竹蜻蜓,他玩得好不开心,无意间说出要是嬷嬷是母后就好了。嬷嬷脸色忽然大变,一把死命捂住他的嘴,恶狠狠地警告他以后不许说这些混账话。

  那是他第一次见嬷嬷生气,比对他疏离可客气的母后还可怕。

  后来呢?后来嬷嬷也开始讨厌他了。他的宫里再也没出现过嬷嬷的身影,宫女们都是会看眼色的人,看他不受宠,把他当个软柿子捏,必要不必要的东西就托辞没有,实则自己藏起来了。

  隆冬十二月,他只能裹着薄薄的棉被,发给各宫的新被里面早就被宫女掏空了,塞了一些旧棉花当他不知道。他蜷缩在床上,念叨着嬷嬷和母后。

  他小小年纪,不懂那么多人情,他实在不知道自己哪点做的不好,让嬷嬷如此厌恶他。请安的时候,母后还会问问他过的如何,学习怎样,嬷嬷连个眼神都不给他,着实寒心。

  他一天天长大,也一天天等着嬷嬷态度转变,就想着某一天嬷嬷突然把他叫到身边,亲切地摸摸他的头。

  他等啊等,等到了嬷嬷的死。

  宫里处死一个人很简单,心狠手辣的后妃暗地处理掉一个宫女可以人不知鬼不觉,他没想到母后还要来通知他,让他去见嬷嬷最后一面

  

  那是他人生最黑暗的一刻,他恨不得,恨不得亲手杀了那个往日宠他护他的女人。

  

  父皇母后都在,面色冷青,嬷嬷披头散发,血迹斑斑,一看就是被折磨很久的样子。他叫了一声嬷嬷,就扑到她身旁,缺没看到嬷嬷眼神中的阻止。

  父皇出声了,他说,果然是你的好儿子,你对他那么冷淡还有血缘亲近。

  他惊愕地回过头,望着父皇。他知道父皇不喜欢自己,却没想到父皇都不肯认这个儿子了。他跪爬到幕后脚边,哭着喊母后,母后眼神中涌动着不忍,伸出手想扶他起来,被父皇制止了。最后母后,无声往后退了一步,抻了抻华服上被他弄出来的褶皱。

  父皇和母后离开了,剩下他和嬷嬷。他问嬷嬷怎么回事,嬷嬷含着泪说他其实是嬷嬷的儿子,不是母后的孩子,也不是父皇的孩子,只是见证嬷嬷和人苟合的罪恶。

  我不信!

  他大声冲着嬷嬷喊道,他轻蔑地看着地上奄奄的女人,你不过一个宫女,有什么权利左右这一切。

  别骗自己了,儿子。

  闭嘴!我才不是你儿子。

  不信你去查,当年我向皇后娘娘申请出宫为父母送葬,其实是因为怀孕身形变化在宫里瞒不下去。皇后娘娘当年生下的是女婴,她和我的产期差了不到半月,于是我就心生歹念。买通了接生的产婆和宫女,把你和她换了。为这,皇上以为先前误诊把御医撤职。

  性别都不对,他们怎么就会信你。笑话!

  因为我为娘娘卖过命。

  他还记得那女人的语气。

  所以他们都信了我。没有血缘就是没有血缘,你看娘娘一点都不亲近你。

  他痛苦地闭上眼,怎么事实会是这样呢?

  在那天你说出我是母亲的话后,我就刻意保持距离,最后还是被发现了,当年的参与者告了密,所以...

  后面的话她没再说,他也清楚了。

  所以她被关起来拷问,马上就被处死,他一下失去了父皇母后,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,都是她。

  他掐住她的脖子,如果没有你多好,我永远是父皇母后的儿子,我没有你这么恶心的母亲。

  他不记得之后发生了什么,他好像真的掐死了她,可是她都伤得那么重,他只是早帮她超生。

  他借着皇子的名义,在宫里长大,真正的龙种却不知道活在哪,皇上想杀了他也是应当的。可他没想到最后是一向不喜他的皇后替他求情。

  他被弄了个罪名流放,然后去寻找公主的下落。那公主被他的母亲送到了多年无子颇有积蓄的一个县令家里,如今姓陶。

  这种宫中丑闻不好大张旗鼓命人去找,只是派出小部分人马搜寻。

  他原本只是想活命,现在反而想称帝。他就是要看看,是他这个下贱命尊贵,还是他们宝贝公主尊贵。

  

  他赶在皇帝的人前找到了陶云,又利用她心软故意弄伤自己,为了逼真还不惜下了毒。

  皇帝找到你了,你才是公主,可是我找到你了,你就永远都是陶云。

  他勾引陶云爱上自己,哄骗着和他私奔,又杀了县令一家,从此公主这个身份,已经死了。等着皇帝找到这,只能打听到三具尸体。

  皇后终究是死了,丧女之痛使她失去了活着的欲望。他也就在面对陶云的时候,有一丝愧疚。

  陶云那脸和皇后长的真像,看着她他总会想到皇后为自己求情的那一刻,他不想愧疚于是给她戴上面具。

  陷入爱情的陶云真乖啊,他说什么她听什么,什么也不问。她不问他为什么流放,也不问为什么他招兵买马,不问面具,不问为什么要和皇兄为敌。与其说是她乖,不如说是他为她打造了一个只有他们二人的环境。

  陶云粘腻的目光只在他身上停驻,可他面对那一往情深却觉得厌烦。她除了语言上的爱,并不能为自己分担什么,她只是保命的一个底牌,哪里配得上他的爱呢。

  可是人前他还是要小心护着她,让所有人都知道陶云是他的女人,拿住陶云也就拿住了他。是他把陶云推向了漩涡中心,他就没想着她能活着出来。

  

  陶云失踪了,他放出消息满世界找她,只有跟在身边的韩初晓知道,他根本不想找。死了更好,他宁愿她死了,就可以和母亲一样脱离这场罪孽。

  韩初晓是第二个爱上他的女子,也是他愿意倾心的女子。不可否认,她怀着很强的目的,毫不掩饰她的出身——天玄门。不过,这更让他刮目相看。

  他喜欢的,就应该是可以并肩作战,互通心意最重要的无须算计的人。

  原本一切都过得好好的,他有了初晓这份助力,迅速增长了实力,一个深夜,皇宫易主,先皇暴毙。

  皇兄?你是说那个狗一样趴在他面前的人吗?

  父皇?他的父亲可是个下贱人,陶云的父皇胸口被他插进一把刀,和杀了陶家的那把是同一只。

  可即便他这么残暴,他还要给早就伪造好的圣旨盖上玉印,太子霍先包藏祸心,弑君杀弟,次子霍望人性德贵重,继朕登基,名正言顺。

  

  可是她活着回来了,还把他忘了。

  忘了?可以啊,大不了再骗一次。

  嫁人了?无妨,还有什么比不计前嫌的夫君更打动人了呢。

  这次他是用情至深的帝王,甘愿装作百姓讨她欢心。你看吧,只要她是陶云,无论怎么样都会爱上自己。

  初晓为后,她为贵妃,不久初晓诞下龙子,性子也娇纵起来,总会找陶云的毛病。

  陶云还是那个陶云,受了委屈也不说。深宫里没什么倚仗,就像当年的他一样无助,身子渐渐弱了下来,身上常年带着他不喜的药气。她说她想为他生个孩子,他哄着她说要先养身体日后再说,其实没有日后了,她吃的药早就被他安排加了麝香。

  初晓风光无限,她的地位还不如皇后身边的宫女。他就带着泪痕去见她,诉说他的辛苦,告诉她他不想让纯真的她卷入后宫事端。这个时候陶云总是靠在他怀里,抚慰他她不在乎。

  他曾经答应去琯华宫留宿,结果初晓耍了点手段留住了他。后来宫人说她在琯华宫等了一晚,她问着身边的宫女,皇上来了吗,皇上怎么还没来,到最后她不抱希望也不肯就寝。第二天他就握着陶云的手练字,写下相伴一生的誓言,他偶尔亲的亲吻都让她像少女绽开笑颜。

  他只爱她,这是他自己说的。皇后是迫不得已,宠爱也是迫不得已,他们都不知道琯华宫里的人才是他的心。

  她真傻啊,她真的信了。

  可又是哪一天慢慢不信了呢?从他连假戏都不愿做的时候。

  宫内大摆宴席,为皇后庆生辰,她就坐在一边,安静地看他。他总能感觉一束躲不掉的目光,这目光让他灼热,让他一切心机都好似败露。他看向皇后,看向其他妃嫔,看向舞女,看向皇子,唯独漏下她。

  她等着他的目光,他却迟迟不肯落在她身上。

  他很久不去琯华宫了。

  她终于成了他当年的存在,她就是他弑兄篡位玩弄心计的罪证。

  他也慢慢明白,当年嬷嬷的心情。

  

  过了很久很久,久到他真的要忘掉她了,琯华宫求见。

  她病得很重,也不接受治疗。

  她含着泪问他,到底是哪里比不过皇后。

  皇后陪朕招兵买马,历经磨难。你听啊,这理由荒唐的理直气壮。

  那臣妾陪着皇上的日子又算什么呢?

  朕都忘了。那些落魄的日子她怎么还记着呢,他不是负罪皇子,他现在是皇帝。

  她说,她怀念他还不是皇帝的时候,他的心是她一个人的。

  错了,他的心全在篡位上。

  “皇上爱臣妾吗?”

  “朕,从未爱过。”

  这才是真相,傻陶云。

  谎言重复再多遍也成不了真,他们相遇就是一场算计,他们相处的每一天,都是他演练过的柔情和设好的陷阱。他对她最大的怜悯,就是没有告诉她身世,就让她继续无知下去吧。

  

  第二天他就走了,傍晚的时候琯华宫传信说,贵妃娘娘薨了。

  批奏折的手一颤,写了个错字,乍一看像云。

  他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。

  那就不见了,此生不见了。

  他没想过那人会死,或者说那人这么爱他怎么会等不到爱就死呢?

  可是她死了,他心里却空落落的。

  新封的贵妃承欢在他身下,他却无意识想到陶云的脸。

  不,他怎么会爱上她呢。

  她配不上他的爱,他一遍遍告诫自己,却控制不住走向琯华宫的脚步。

  既然心里有她,怎么当时那么轻易就放弃了。他的皇后嘲笑他。

  他的心也在嘲笑他。

  他是个懦夫。

  他不敢承认喜欢,那就永远地骗下去吧。

  他不喜欢她,一点都不。

  真的。

  

  父皇,你怎么哭了。

  父皇没哭,这是溅到脸上的水。

  借着沐浴,他才敢为她落下泪。

  


do you love Mme 续

 她感到很冷

  冷得拿不稳巧克力

  冷得她僵在那里

  隔壁门开了

  “你蹲在那里做什么”

  欸 她心一惊 抬头 怎么是他

  “你不住在四号牌吗”

  “我是第四户五号牌”

  诶

  你手里拿的什么

  诶

  不能看啊

  已经被他抢过去了

  他却罕见的紧张了

  退进屋里拿了巧克力出来

  “没敢送的巧克力你要来尝一下吗”


侠客行

         我只不过是骑着马遛个弯,没想到弯没遛完就遇到了你,现在到觉得那弯当时不遛就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是个随性的侠客,说是侠客但并不置身江湖,反而 游走在大小村庄里,做过铁匠,跟着屠户开铺,也曾行侠仗义缉过盗贼,大事小事都参与,坏事他不做,好事不滥施,唯独不变的是跟着他的一匹马。多少人见他骑着马不急不慢地溜达,问起来就说“遛弯呢”

         这个侠客骑马遛弯的时候逢着一个姑娘,说逢着也不大对。准确的说是差点撞找一个少女。

         少女芳龄二七正值豆蔻,两弯柳叶眉,一双秋水眼,一下撞到了侠客的心里。

         村落门口亡妻的教书先生亲手栽下一棵枇杷树,小小 的枝干旁,侠客送她不知道从哪劫富来的簪子,少女接过,笑的侠客心弦乱弹。侠客游荡前喝的那碗热酒,说出的天涯路远的誓言,转瞬息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     少女家一心想把她嫁给功勋达贵,拒绝了侠客的提亲,最后连门都不让他进了。侠客气不过脑子一热参了军。他说等我归来做了将军,你就在这枇杷树下等我娶你。少女戴着那根簪子含笑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 多年后,他几经沙场,死里逃生,战友换了几批,他也慢慢生了华发,终于战场创了捷报,朝廷策勋十二转,他欢天喜地衣锦回乡去找那个少女,想带着军功风风光光的娶她回家。路上遇见多年前的乡人,乡人告诉他那个少女早已因病死去,少女的父母也随后没入黄土。侠客手握一串珍珠,紧紧的,指甲快要扣到肉里,再张开手几颗珍珠碎成了粉,从指缝流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 他还是回到了村落,远远看见那棵枇杷树,亭亭如盖,树上栖了几只鸟,叽叽喳喳乱叫。他扯下珍珠用弹弓全射了出去,那鸟儿惊慌的扑棱棱都飞走了,惊慌样又让他想起了二七佳岁的少女。最后也没走到村落门口,惶惶像个丧门野狗,扒了一身新衣服,辞了官,又到了一个小酒馆里。自顾自喝了一碗漂泊十多年的热酒,辛辣劲头让他哭的稀里哗啦,摔了酒碗留给众人一句天涯路远。

         从此民间多了一个侠客,朝廷少了位将军。这位侠客帮忙做事分文不取,专门讨要一支簪子作为回报,没事就骑着马不急不慢地溜达,别人问起来就说“遛弯呢”。

虐心·DO you love me

 

  是白色情人节了呢

  1,2,3,4

  她站在第四个门牌前,偷偷放下了巧克力

  惊慌地跑开了

  一天 两天

  对面的人还是那么......禁欲

  终于她忍不住问了句

  “那天的巧克力好吃吗”

  他顿了下 笑着说 同事们都很友善

  收到很多好吃的巧克力

  大家送他那么多巧克力当然友善

  可是 连我的特别 也 只是友善吗

  她又去了四号牌

  门前被踢翻的巧克力与她孤零相对

  它淹没在草丛中 倍受冷落

  就像她的心意 得不到回应

  盖口的字母清晰可见 DOVE

  do you love me

  那声低问坠入四周寂静里

  只有远来的风 吹碎了她的心

  

  

  


朕与将军解战袍【连载一】

 孝元三年,先皇驾崩,谥号康。原本豫法规定,臣下服斩衰三十六日,庶民停嫁娶一月,民间自发跟随仕官延至三十六日。

  康帝即位前,连年战争给豫朝留下的苦痛还像死亡之影,徘徊在黎民的头上。同时四处征战造成国库空虚,整个豫朝饥困贫弱,地方揭竿而起。康帝发布的第一道国令就是止干戈,养民息。

  康帝在位四十年,一步步把先祖负了百姓的伤疤抚平。豫朝终于繁盛了,文人争先参上美言,只是,带领他们创造这一切的那位王,却倒在了迁都时算不上富丽的宫殿里。


  


  康帝下葬后,新皇即位。

  朝堂上,众人俯身叩拜少年君主,心里的眼睛却盯着他的一举一动。豫朝的新主人,刚行弱冠之礼,在群臣眼里还是个半大孩子,不识人间疾苦,是康帝晚来得子。

  可叹康帝子嗣微薄,三位皇子,一位任命赈济洪灾,适逢暴雨连绵江水暴涨,为庇护属下不幸遇难;一位半路迷途触犯豫法,与庶民同罪,康帝忍痛将其流放永不入都。剩下那位,没有经历康帝最初顶着摇摇欲坠的豫朝满目疮痍,也没有经历康帝中期几次出巡慰问民情,他所见的只有盛世大豫,香风暖人心,行的事端也随心所欲。

  

  天子名讳夷平,母妃因生产而亡,出生后方士称命数有厄,才冲撞了贵妃娘娘,需起个名字压下去,康帝特此起名夷平取平坦之意。满月时写了名字在黄纸上,压在了祭坛下,镇灾除厄。一周岁即任命为太子,养在皇后膝下。

  夷平六岁时皇帝下旨召选伴读,夷平主动要求亲自过目入选者。几排幼童站在光华殿内,稚子懵懂,虽然在家里都被教训过不要东张西望不要低头丧气,但是还是有些唯唯诺诺身体发抖,有的探着头瞎看。夷平一一走过他们身边,最后在一个人面前站定。他目视前方,微挺脊背,怀着一种笃定,小小年纪就显露他的勇气。

  “名字。”

  “回殿下,在下名魏昭,为将军魏绍之子。”声音干脆利落。

   “年岁。”

  “下月就是七岁了。”

  他比自己大一岁,也高半头,夷平还需要抬头看他。夷平看着他的眼睛说:“我选你。”

  旁边的太监立马拉起尖细的嗓子宣布:“任魏将军之子为太子伴读,择日进宫。”

  那孩童立刻行礼跪恩,脸上却没有太多欣喜之意。

  “本宫选你,你不高兴么。”大太监眼尖,忙要责问魏昭,被夷平拦下。

  “本宫想听个解释。”

  魏昭看了看四周,夷平领会,示意大家都下去。等到只剩他们二人,魏昭定定地说:“因为他们在揣测殿下的心思,而我在等着殿下的心思。”

  “好啊,那便看看本宫的心思,到底在不在你这。”

  第二天,魏昭就进了延安宫偏殿,和太子一同修习学武。


请你做题 (沙雕)

  高考制度改革,上了大学的人也可以重新报名参与高考,甚至可以选择参考科目。

  未名少女已经上了大学,但是不满自己的数学成绩,想要重新参考,覆盖原有成绩。未名少女的故事至此展开。

  

  我还是回到了母校学习,虽然已经不是我熟悉的老师和同学,甚至学习的内容也有些生分了。每天就是日复一日的做题,做题。老师拿出一沓小卷子,每张十多道题,就开始布置作业。很烦,这种高三生活,可能是在大学安逸太久了,没办法立刻接受。很多题目我并不能很完美做出来,我也只是选择性做一些,何况还要抄题。A4纸那段时间是最快的消耗品,小题的时候尚可以裁成一半一半的,等到概率,函数,几何,大张大张的A4纸塞满卷夹里。

  我穿着校服走在校园,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。即将高考,我好像复习的还不如当初,甚至萌生了想要不参加的想法。

  我游魂一样的走着,没有注意身旁和脚下。等到有人拍我的肩膀,我转身,猛地发现,这里,竟然是古代装束!这到底是哪里?

  我慢慢了解到,他们一样要学习数学,一样要准备高考。所以,这并不是穿越?也不是什么桃源仙境?只是我踏入了一个平行世界。有些怪异的是,他们还存在皇帝制。

  你问我为什么知道...当然是因为我被当成奇怪的人抓进宫里啦。我翻到了他们做的题目,又顺手帮他们解开了几道难题,就被请到宫里做了贵客。然而我学识浅薄,再也没做出什么成绩。

  现在已经过了一个月了,如果我还没有什么进展,性命难保。

  我窝在阁楼上,身边是散落的草稿纸。脑袋想的要爆炸了!我想回家!我才不要在这个鬼地方算什么题,还要送死。

  等下,为什么明明空无一人的阁楼会出现人声。

  女子细微抽泣的声音吓得我冰冻住了,原本低头演算的我连头也不敢转。我听着那声音,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,近到...

  我光速向左移动转头,堪堪躲过那女子的攻击。阁楼里只有我的一盏灯昏暗地亮着。看得出这女子身份尊贵,能穿着华丽服饰出现在宫里。

  她一定很熟悉这里,不需要什么照亮事物,就直直冲到了我身边。如果她要对我怎么样——我简单计算一下我能生还的概率——我好像什么也做不了。借着昏暗的灯,她好像在盯着我看,不过我一个近视眼离开眼镜什么也看不清啊啊啊啊。

  她往前动了一步,我跟着缩了一点。

  “别动!”

  “...”

  声音年轻,但是并不影响我恐惧。

  她出手了!五个指甲涂满红蔻的细长手指冲我抓来。我紧闭上眼。

  ...

  我死了吧。

  ...

  “你竟然把这道题做出来了!你快教教我!”

  ...

  这什么玩意?

  我不仅没死,还听到了什么?一个热爱学习的妃子的狂笑?

  她把我带到阁楼的一层,另一个秘密基地。垫子上坐着一个人,她尊敬又欣喜地叫他“老师。”

  老师茫然的抬起头,我瞬间眼前一亮!这...这...这不是我...

  “等下,你是怎么来到这的!”

  “具体我也忘了,我在这待的很久了,要不是天天能算数学题我早想回去了。”妥妥理工男。

  “你穿的校服和我们学校一模一样啊!你是三中的吗?”

  “不,不是,我是八中的...”

  “喔,这样啊。也...也算是同学吧。”

  “老师,您和她认识吗?”

  “嗯,是同学。”

  阁楼又出现了奇怪的声音,女子惊慌地说她该回去了,不然被发现就惨了。

  我向那个理工少年打听才知道她原来是皇后。,被遗弃在冷宫里的皇后。他第一次来到这里就降落到了皇宫里,走投无路躲进了冷宫,被皇后救助。皇后崇敬他的数学才华,尊他为老师。她也一边想回去的办法,一边教皇后做题。

  “那办法你想出来了没有啊?”

  “办法早就差不多了,我留在这里,一是没有好机会,二是还没有做完题目。不过现在也没什么难题了。”

  我翻起他扔在一旁的演算,没想到啊,他和我一样也是个不会做就跳过的人。啧啧啧,就这样还好意思说没有难题了。不对,他好像都是倒着做的。就好比一张高考试卷,他先从导数开始做,把难题做完了,就直接不做了。

  “前面太简单了,看题就能出结果的东西何必要做。”

  旁边的少年真诚地替我解释,虽然我不太相信这种真诚。

  我们开始谋划回家这件事,按照他的说法,他的演算还差最后一步,但是怎么也计算不出来。达不到百分百的概率,这个计划就不能执行。

  我带着他离开了皇宫,这个少年十分瘦小——反正比我瘦。如果他告诉我的没错,那么一切都还在原来的位置,那么我也能顺路摸到我姨家。我从宫里翻出了我校服,带着另一个校服少年,敲了敲我姨家的门。

  果然,我老姨就在家里,原来平行世界她家竟然有三层。天才在床上计算,我在床上吃榨菜啃馒头,再看看我老姨的黄米粥做好了没有。

  也就一两天,少年告诉我已经算出来了,大概明天就能启程。

  “我们还要告诉皇后吗?”

  “我想把她一起带走。”

  还行,有一点开窍。

  “看得出来,她对数学充满热情,我相信她以后还是可以做出成绩的。”

  ...

  宫里的算士流落民间,这是一张告示,贴满了大街小巷。趁着这波热度,我把算士的演算子也摆开,供人羡慕。

  “你干嘛呢,我们马上就走了。”

  “捞笔钱啊,反正也快走了,以后也没人认识你了。”

  赶在最后一分钟,上了他们准备的时空大船。不出意料,有皇后,只是没想到还有一个将军。皇后已经卸掉了乱七八糟的饰品,衣服也轻便简约。

  “老师,你回去了之后,想和什么样的女子共度余生呢。”

  “她能做到三条就可以,第一要热爱数学,第二要做出满分卷子,第三能侧边梳马尾。”

  皇后犹豫地想了想第三条,放弃了。

  “你看我干嘛?”

  “你太傻了,回去多做题。”

  “......”

  大船穿过一个白茫茫的屏障,我们马上就能回家了。

  

  “未名,未名。”

  我混混沌沌地醒来,老师同学家长都围在她的床边。这是怎么了?

  “未名,你终于醒了,学习再紧也要注意身体啊。”

  这是班主任。

  “未名加油,努力就行。”

  这是同桌。

  “咱们不用强求那个分数,大学好好努力也行啊。”

  这是父母。

  听他们说,我好像学习太疲惫,导致在校园晕倒了,昏睡了一个下午。可我明明,我明明去了那样的一个平行世界,还做了很多题,怎么可能只是一个下午!我向同桌要了半天的练习题,和我做过的完全不一样。难道是,这只是一场梦?

   

  一星期后。

  “未名,数学成绩出来了,第一的人是个八中转来的。这转校生了不得啊!不过你和他就差三分,真棒!”

  八中!

  我拉着同桌要去他们班看学霸,刚到门口,旁边瘦小的少年抱着练习册要出去。

  他看了我和同桌。“我说了,你太傻了,再多做点题吧。”

  不是梦!我经历了平行世界是真的!

  所以说,我做了那么多天的数学题也是真的!

  等着吧,下次第一,怎么也得是我了!




【作者】 这是一个沙雕梦境,梦里充满算计险恶与心机,步步惊心,但是我写出来发现这特么就是一个做题的故事啊,所以我其实真的做了一晚上的数学题阿( ¨̮ )
  

我是夏尽。

马甲很多,用来写不同类的文

天天在云村听歌,顺便收割灵感。夏_初凉Sir

微博 Christine陈落央

喜欢和人聊天,多找我瞎叨叨也好啊。
欢迎扩列  qq 3162952329

谢谢喜欢♥️

夏至尽时,与你共岁月无声。